【人生一分钟,敬业六十秒】记武倘寻项目负责人郎骁-凯发真人注册

新闻动态

【人生一分钟,敬业六十秒】记武倘寻项目负责人郎骁

日期:2022-02-22 来源: 点击量: 989

“望望头上天外天,走走脚下一马平川,无路难啊,开路更难,所有后来者,为你感叹!”他是一名工程师,是一名出色的筑路人。锦绣山河织上铁路网,天堑变通途,26年来,他始终坚守在项目一线,舍小家顾大家,以自己无私奉献的精神圆满完成了一个又一个项目建设任务。在他的身上,我们不仅看到了26年的坚守和执着,更看到了一名共产党员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务实、奋进、创新、共享”的正能量,他就是武倘寻项目部项目负责人——郎骁,一个拼搏在一线、奉献在一线的平凡建设者。


01

二十六载  初心不改的技术人

1995年,郎骁带着一份踌躇跨进了“工地大门”。每天早出晚归,背着厚厚的图纸与师傅们穿行在山谷沟壑间,一有时间就同工人们抬钢筋、卸水泥、浇混凝土......几乎样样活都干。

“技术活从来不得半点虚假,比如测量工作,老一辈的工地人搞测量,不像现在有gps坐标定位这么方便,需要大量的现场测量和计算复核,才能将设计蓝图变成工程实体,而这些经验都是自己在不断实践中慢慢摸索出来的。那时候每天工作结束,都会坐在办公室里总结自己一天的工作完成情况,不断积累工作经验,熟悉图纸,提升业务水平。”这位身材矮小、面庞清瘦,肤色黝黑的“技术人”似有感悟地说道。


26年转瞬即逝,一路走来,郎骁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技术员到一个项目组织管理者,始终践行着干好本职工作、履职尽责的初心和使命。谈起技术工作,他始终将“严谨”视为技术的第一素养,对技术人员们的要求更是高之又高,从测量放样、试验、质检、现场技术、合同等每个技术岗位都必须精益求精。项目部每个人每天晚饭结束都必须在办公室里熟悉图纸。他常常说把图纸装进脑子里,你才了解怎么干工作。施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桩基坍孔、墩柱竖直度、钢筋保护层厚度、混凝土养生、钢筋加工端部不平整、混凝土水纹色差、桩基梁板混凝土配合比的优化、预应力张拉压浆、边坡防护等等工序,郎骁总是亲力亲为,和项目技术管理人员反复研讨凯发真人注册的解决方案,实现了武倘寻高速公路二合同段最先使用预制梁板自动喷淋养生工艺、最先使用钢筋锯床,解决钢筋切口不平整的问题。武倘寻项目部组织实施的桥梁墩柱钢筋保护层卡夹施工控制方法荣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2020年12月底的寻甸冷风嗖嗖,寒气逼人。6点20,郎骁便已起床,匆匆洗漱完后,便穿上冲锋衣出发去了工地。面对2021年1月10日武倘寻高速公路的通车目标;面对技术强、工期紧、任务重,他倍感“压力山大”,但不敢有一丝的懈怠。项目人员实行24小时轮班作业、责任人夜间带班制,时刻绷紧安全生产之弦;认真研判安全生产形势,牢固树立安全红线意识,全面倒排工期,确保了武倘寻高速公路项目按期建成,决战决胜完成了“能通全通”的工程建设目标。



02

平凡的榜样,更显奋斗的力量

“吃饭噜,吃饭噜,吃饭噜”听到食堂嬢嬢喊吃饭,大家便纷纷奔向食堂。忽然“留郎总一个人的饭菜,谢谢”的声音响起。大家都已经习惯郎骁吃饭时间总是“姗姗来迟”。后来的每一天,食堂嬢嬢都已经习惯性的留一个人的饭菜在保温箱里。天色已深,一个头发被安全帽边缘压得紧贴脑袋一圈,而头顶的头发相对凌乱,灯光下脸上油光满面的人,走进食堂,一看时间晚上9点40。


郎骁是勇当先锋、敢打头阵的领头鹰,先后参加过十五个公路、铁路、市政项目的施工建设。除了工作上的一丝不苟、严谨慎行外,郎骁还特别注重个人能力的提高,即使每天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回到驻地,他也会抱着书钻研业务知识。他常说:“干工作要有激情,要学中干,干中学;对自己要有目标,要不断提高,不断发展。”通过他的刻苦学习先后考取了一级建造师、注册安全工程师、公路试验检测工程师,注册监理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等专业证书。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常常从起床就开始到工地现场,白天蹲工地,尽职尽责,严把原材料进场关,关键环节亲自测量放线,做实验,整理数据,紧盯材料配比,从严控制流程。晚上也经常去工地检查施工是否规范,无论是施工安全、进度还是质量他都会严格监督,从不放过一点小问题,他也成为职工们学习的好榜样。


他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对事业献出了一个诚字,对项目员工付出了一个爱字,对自己定出了一个严字。他一直恪守的工作准则是:做事在人前,吃饭在人后,扎实苦干树形象,率先垂范作榜样。



03

抛家舍业的“狠心人”,筑路无悔

从1995年入行,干了26年的工程,当了26年的筑路人,筑路只为万家团圆,可自己却与家人聚少离多,工作能力强、为人坦荡、受人敬佩。


在工作的成绩单上,郎骁是优秀的,而作为父亲、丈夫和儿子,他的试卷虽然写得认真,可总是不够时间写完,一年365天,他在工地的日子超过了340天。


他时常感叹:“我儿子每次打电话第一句都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呀?”“爸爸,你们放假了吗?”“爸爸,我生病了,你明天回来吗?”此前承诺陪伴儿子中考的,可当我选择了工作,面对儿子失望的目光及渐渐淡化的父子情我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此前郎骁儿子生病,在电话里儿子问道:“爸爸,我生病了,你能回来陪陪我吗?”郎骁竟然没有回答,简单安慰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下午5点,他安排好工地现场及布置好各项工作便驱车2小时到昆明看望儿子,第二天早晨8点不到,我在食堂看到了吃早餐的他,明白了郎骁的“疯狂工作模式”。


“家”,对于别人来说,就是有父母、爱人、有孩子,对于长期泡在工地的郎骁同志来说,习惯性地把回家归于回项目部。他的家有大有小,大家是流动的项目驻地,是三餐都和同事一起开伙的大锅饭;小家是工作之余的柴米油盐。我这样问他“你常年在工地,平时也很少回家,一年中只有春节才能和家人团聚一次。


如果遇上施工大干快上抢工期的情况,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是什么让你坚持这份工作26年呢?”。他思索了一会,回答我:“以前回家,山峦起伏绵延,开车需要3天,那是很痛苦的,现在回家,有“县县通高速”的国家政策,我们修高速路,为的就是让大家出行更方便,回家更容易,只为万家团圆,我们回不了家又算什么呢?想到这些,我很自豪,是很有成就感的,想到建成通车之后,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9年9月得到家人通知,80岁老父亲身患肺癌晚期,面对噩耗,作为儿子的他,心情沉重,但他毅然坚持布置好各项工作才赶到医院陪伴父亲住院治疗,并且在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下又重新奔赴施工一线投入到工作中。但是在老父亲人生最后的100多天,他却陪伴了不到10天,这也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高原筑路,深山架桥,郎骁的脚步从不停歇,当武倘寻高速公路按期建成通车,我看到了他如释重负般的惬意和所有参建者脸上欣慰的笑容,这一刻我明白了他口中所说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报道:马红霞 责任编辑:窦友啟


网站地图